主页 > 新闻 > 国内 >


“镍都”老矿工:千米井下坚守30年 “安全”印刻脑海里

发布时间:2021-11-18 10:18   来源:网络整理    作者:admin

  中新网兰州11月18日电 (记者 徐雪)今年53岁的赵文普在安全例会后的早8时下井,乘坐“罐笼”(升降机)约五分钟就抵达了距离地表千余米的矿井下,他此间会偶尔想起30年前第一次下井时的慌乱与不安。

  1991年从部队退伍后,赵文普被分到了甘肃省金昌市金川区龙首矿,成了一名矿工。由于父亲在他幼时去世,抚养8名孩子的重担压在了母亲一人身上,所以他一直渴望自立,为家里分担。

  龙首矿因地处龙首山下而得名,始建于1962年,是金川集团有限公司最早筹建、最早开发的矿山单位,主要承担金川镍矿开采任务。

  金川镍矿由于地质条件复杂,矿体埋藏深浅不一,矿岩破碎严重并存在一定的残余地应力,给采矿带来了较大的困难。由于工作环境的特殊性,龙首矿区一直在探索如何提升操作员的工作环境和安全。

图为赵文普在千米井下巡检设备。 刘宇 摄

图为赵文普在千米井下巡检设备。 刘宇 摄

  赵文普17日接受中新网记者采访时说,曾经因矿区早期条件艰苦,有过“退缩”的想法,但成家后的责任和下决心要“争一口气”的想法,支撑着他坚守到了现在。

  “安全”是印刻在每位矿工脑海里的警示。在井下干活,所有的安全隐患都会被放大,稍有不慎,甚至可能会失去生命。

  那时,二十多岁的赵文普,因为当过兵,身体素质好,干起活来十分卖力。但毕竟年轻气盛,井下闷热的时候,他索性光起膀子,这一举动遭到师傅严厉的批评。

  如今,赵文普也成了老师傅,他在井下对待徒弟时亦是十分严厉。“师傅的严厉都是为了徒弟的安全,不能有丝毫马虎和侥幸心理。”

图为赵文普在井下工作。 刘宇 摄

图为赵文普在井下工作。 刘宇 摄

  “虽然这个工作又苦又累,在井下一呆就是一整天,但收入可观,付出就有回报。”赵文普一人支撑起了全家,还供儿子读完了大学,这尤其令他感到自豪。

  赵文普还是个热心人,工友生病住院,他主动陪护,接送工友孩子上下学。在疫情防控期间,他还利用休息时间做志愿服务。

  2020年12月25日,单位计划对东部圆盘给料机进行更换,那天刮着刺骨的北风,气温零下14℃,得知参检人员不足,赵文普在排班会上主动提出参与检修任务,两天的检修,同事们的手和脸冻伤了,他拿来了家里的药膏为大家涂上,在互帮互助中按时完成了检修任务。

疫情防控期间,赵文普(左一)利用休息时间做志愿服务工作。 刘宇 摄

疫情防控期间,赵文普(左一)利用休息时间做志愿服务工作。 刘宇 摄

  长久的重体力劳动和井下潮湿的环境,让赵文普落下了腰疼、腿疼的老毛病,今年单位鉴于他的年龄和身体状况将他安排在了较为轻松的岗位上。

  “还是很感激这份工作,每当看见由镍矿制成的各种产品时,心底都会升起自豪感。”30年的井下工作已成了赵文普生活中难以分割的一部分。

  赵文普说,其实只要安全做到位,井下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可怕。何况现在机械化的普及,挖矿不再是以前“纯力气活儿”。(完)

“镍都”老矿工:千米井下坚守30年 “安全”印刻脑海里

上一篇:天津市基本完成校外培训广告治理
下一篇:华北空管局启动应急预案 大兴机场所有出港航班调至11点半后

分享到:
0
最新资讯
阅读排行